无标题文档
林跃平个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  /  兴趣部落 中文 | 英文

艺术资讯

Inform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评论
分享到: 0
艺术资讯

我所知道的林跃平

此时此刻窗外大雨滂沱,雷声不绝于耳。入夏后京城的降雨异常频繁,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瞬间打消了我出门会友的念头,注定又将度过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独自坐在茶几前翻书品茗,参茶倒水间不时注目于墙上镜框中极富韵味的“明道”二字。那是不久前好友林跃平为我即兴书写的一副难得的墨宝,看到他的字就如同见到了他本人,体会他笔墨中流露出的精气神就像是自己在与他把酒言欢,许多平日里未尽的言语日后已无需娓娓道来,想到这些心中顿生欣喜,这样的雨夜其实并不孤单!

我一直深信人生之中的诸多良师益友不用刻意找寻哪怕是距离千山万水总会在某事某刻偶然相遇。尽管认识林跃平的时间不长,但却让我获益良多。他博学多才通晓古今,他有着太多匪夷所思的传奇经历,他是当今中国画界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之一,同时他也是我所见到过最具商业头脑的艺术家。生活之中他尤其精通面相学与养生之道常常被人喻为“半仙”。他喜欢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成功的经验和资源与他人分享,也乐意运用自己所擅长的相术命理之学为众人解惑答疑。仔细算来林跃平闯荡京城已经十三载有余,这些年来凭借他个人独特的人格魅力与艺术才华结交了不计其数的各路朋友,而大多数人结识林跃平都会感叹相遇恨晚。朋友们除了被他智慧、敏锐、精进、大度和自信等才华与优秀品质所感染的同时更会被他谈吐间的真诚和正气所打动,你会发现他是一个活得很真实的人,是一个真正能够走进自己内心世界最深处的朋友。如果在人生中错过这样的朋友将是极大的遗憾!

林跃平时常将“把自己塑造成大师”这句话挂在嘴边,这并非是他的酒后狂言,一个敢于将内心宏图大志脱口而出之人绝非等闲之辈。从他正式开始自己职业画家生涯以来始终都在朝着这个目标不断迈进,多年以来他所取得的骄人业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已不用赘述。从宿命论的观点来看不得不承认也许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确实是带着不同的使命而降临的,上天在每个人诞生之初便赋予了他们不同的心性,漫长的人生道路不管遭遇怎样的艰难险阻最初的使命终究会得以完成。回望林跃平的成长历程就能发觉他天生就应该是艺术家的命,幼年时林跃平的母亲曾找过当地巫师为他算命,巫师告诉他母亲:“这个孩子长大后要居北地,十五岁之后要从艺。”世间的机缘总是充满巧合,四岁时的他就与书画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血液中蕴藏着的传统文化基因从那时起就被深度激活,一种与生俱来天性将他引入艺术殿堂之门。八岁时巧遇名师点拨,更是坚定了他系统化修学书画艺术的决心。艺术修生养性之功毋庸置疑,通过多年来日复一日的刻苦专研使得林跃平修炼出了精湛的技艺,与此同时我更相信有种“少年恨污俗、立身重抖擞”的气节在他身上已经逐渐得以显现。他十五岁初中毕业那年考取师范学校美术专业,待到入学后才发现当时的学校师资力量极为匮乏与他之前的设想大相径庭,在没有良师引路的环境中他不得不依靠自己的悟性与勤奋,除了持续苦练绘画、书法与篆刻技巧之外他还博览群书,从古今中外各类博大精深的文化典籍中汲取营养。在学校中林跃平逐渐鹤立鸡群独领风骚甚至在当地都小有名气,同窗学子大多对他敬仰三分。而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此时的他已经早已不再满足于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随后在面临毕业之际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退学。身未动心已远,他一边在家养精蓄锐一边开始谋划未来之路,身边友人劝他去杭州中国美院继续深造,他回应道:“要去就去最远的地方、最大的城市,去北京。”冥冥之中“居北地”的预言渐成定局。1998年5月,林跃平怀揣家人及亲朋好友东拼西凑的三万块钱踏上了北上的征途。

北漂生涯的动荡绝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考验,庞大的都市与残酷的现实太容易熄灭一个人内心燃烧的激情。我们通常只看到了今天素有“当代第一钟馗”美誉的林跃平艺术事业蒸蒸日上的一面,却忽略了他在这条道路上摸爬滚打的艰辛。据林跃平回忆,由于当年错过了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招生的报名时间,求学无门的他在北京度过了盲目而黑暗的半年。最穷苦的时候他和一个朋友因交不起房租被房东锁在屋内七天仅靠一颗白菜和一包方便面充饥,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在“慈父慈母盼子归”的梦中含泪醒来,也一度萌发过打道回府的想法;可是每当他回想起自己带着亲朋的众望离开家乡的情景便顿时止住了知难而退的念头,而乐观与勇敢的天性总是可以让他在最为艰难的时刻“绝处逢生”。后来在贵人贤达的引荐下林跃平以扎实的专业功底和理论素养顺利获得中央美术学院史论系研究生课程班的入学资格,在中央美术学习期间他更加发愤图强,他个人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在学院图书馆里度过。通过这个阶段大量的阅读与思考,他深刻地意识到要想在艺术领域获得稳固的立足之地必须得建立一套个人化的艺术系统并在此系统中不断完善和发展自己。这番道理看似通俗易懂,但要真正做到却没那么简单。这时林跃平将美术史中各个时期各个流派的代表人物作了全面的纵向比较和分析,他清楚地感悟到艺术不仅要关乎于个人更要关乎于时代的文化逻辑,并且开始有意识地尝试打造属于自己的艺术品牌。经过对自己以前作品的评估和总结,林跃平结合自身性格与气质的特征确定以钟馗作为自己今后恒久的创作主题,于是他收集了历史上关于钟馗题材的所有经典之作的相关图片与文献资料,体会每个时代“钟馗”的神韵。尽管他曾经拜访追随过诸多名师也曾经阅遍历代大师名作,但他始终没有被各种条理与规则约束,他深黯“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要义。林跃平所画钟馗已经有上万张之多,却没有一张形似古人之风,他笔下的钟馗除了有作为神灵威严的一面更有作为人生命中本真的一面。他直面当代社会“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顽疾,励精图志誓为复兴国学文化的伟业添砖加瓦。林跃平在艺术创作中建立的“和谐之道,正气归来”的核心理念无意间在精神层面契合了这个时代的需求与期待。

从小林跃平的母亲就教育他要有“分享心”,一直以来他都谨记母亲的教诲,时刻提醒自己无论贫穷还是富贵都要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人。2001年,林跃平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搬迁至南皋开始了职业画家的生涯。南皋位于京郊城乡结合部,因当地房租低廉所以居于其中的人鱼龙混杂,当中也不乏捉襟见肘的画家。为了开拓格局,林跃平召集起周边画家商议创办“画家村”,自己出杂志办展览,大家一拍即合纷纷响应。于是林跃平充分发挥自己的交际能力和商业头脑,在短时间内找到赞助和场地并顺利地举办了画家村的首次展览。几年下来,画家村和杂志《当代艺术部落》的影响力日渐扩大,每次展览都取得了业内人士的高度认可和较好的商业回报,很多画家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改善,林跃平在成就自己艺术梦想的同时也成就了他人。时过境迁,虽然今天“画家村”已不复存在,但谈及这段往事时林跃平依旧眉飞色舞心潮澎湃。

艺术事业不断斩获佳绩的林跃平曾经一度在感情世界一片空白,他一直在苦苦等待那个能与他相守一生的知心爱人的出现。在几乎快要绝望之时,他邂逅了同样处在等待中的王英。姻缘所至,两个人迅速坠入爱河,他确信王英就是自己生命中等待中的那个人。多年来,这对朋友眼中的“神仙眷侣”夫唱妇随默契有加,一起携手共渡坎坷共享辉煌。今天的林跃平已今非昔比,他在多个城市建立了自己的“林跃平美术馆”和画友会,他作品的藏家遍布大江南北。而他每天仍旧孜孜不倦地坚持着艺术创作与思考,闲暇时经常与三五好友相聚一起谈古论今或者即兴吟诗作画,无比逍遥自在。

忽然间我想起了林跃平在书法作品中经常使用的一枚刻着“京城如意”的印章,那枚一寸见方的印章一定凝聚了他闯荡京城十三年来的各种快意与哀愁,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也为许许多多同为异乡人的亲朋好友送去了祝福和温暖。

平生不识林跃平,结遍圣贤也不灵!

                           喻晓峰2011年7月24日于北京
无标题文档
    微博:@钟馗林跃平
    邮箱:wufutangsy@163.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贝晶马球俱乐部内五孚堂水墨书院
Copyright ©版权所有:林跃平美术馆 京ICP备13051114号-1